臨終能夠往生淨土的人,其生理狀態,一定依心識見來迎,而產生平靜、光明的強烈顯相,進而改變其生理不淨、痛苦的狀態,成為體內出香,身放光明,超越凡夫死後屍身臉色變壞、身體僵直、腐爛等物理變化現象。

 

                          大寂比丘尼著

 

如何証明臨終往生淨土?      回首頁

1.判斷亡者往生何道要多方面來觀察

2.死亡有假死和真死兩種現象

3.對亡者探氣要有法醫學的基本常識

4.中醫對死者屍體冷卻的看法

5.認識死者臉色等變化的情形

6.因心識作用死後會產生生理奇異的變化現象

7.淨土經典對臨終接引往生的証明

(1)九品往生的經証

(2)綜合九品往生瑞相

8不可以用「銀臺」或「金臺」來據以判斷往生品位的高低

9.「近代往生錄」多注重「臨終瑞相」而不重視其人「學法過程」

10.古今往生者臨終顯現瑞相的証明

 (1)下品往生實例

(2)中品往生實例

11.再論往生瑞相最低的條件

(1)頂門後冷

(2)預知時至

(3)瑞香滿室

(4)祥光滿室

(5)西方三聖現前

 

如何証明臨終往生淨土?

1.判斷亡者往生何道要多方面來觀察
 

      大體上臨終人所顯現的善惡之相,如亡者臨終相貌色澤的變化,身體軟化、僵直的演變,全身上下冷卻時間的轉變情況,以及屍斑浮現的現象,皆與亡者生前的病態、服用藥量的情形、死時的環境、氣候及死時的原因,如卒死、橫死、燒死、溺死、餓死、凍死、電擊死、病死、自然死亡,以及死者生前及臨終之際心識中記憶起的善行、惡行、人事??等各種因素,息息相關,因緣複雜。

      若單憑臨終人面貌、身體某種善相現前,便據以判斷必定往生淨土,是有違淨土經證的

     因此蓮友在判斷死者臨終時呈現的善惡之相,若能配合醫學常識來做綜合性的參考與分辨,則更能清楚的辨別,那一種現像是死亡時早期屍體自然變化的物理現象,那一種情況是經過為臨終人助念與開示後而產生與經相應的往生瑞相,這是非常重要的判別問題,蓮友不可不知。


2.死亡有假死和真死兩種現象
      
依據醫學博士葉昭渠編著的「最新法醫學」(民國七十六年二版)的書中三十六頁至三十八頁第一編人體檢查中第一節對死亡的認定說,死亡有假死及真死兩種現象。

      假死的人,呼吸幾乎停止(常人見狀、視為停止),心跳及脈搏亦不易觸知,反射作用完全消失,皮膚對於各種刺激,也完全不起任何反應。瞳孔極度擴大,對光線的反應消失,常人一見,就視為死人的印象及狀態,但事實上,他並沒有死。如果將此人視為死亡,不到一日或經過兩三天,便將之火化或埋葬,就有將其活活燒死或活埋之虞。古代對此假死現象,因沒有現代醫學測量儀器,鮮有辨知能力,往往視為真死,故有經過數日之後,仍有假死還陽的現象。或在助念時,仍有起死回生的情形。

     真死的人,當其心臟機能停止時,便會發現:觸不到心跳及脈搏,聽不到心音,測不到心電圖、血壓,皮膚血管變為空虛狀態,導致兩頰、嘴唇成為蒼白等徵狀。當其肺臟機能停止時,就會發現,見不到呼吸動作,聽不到呼吸音等徵狀。當其腦機能停止時,便會發現,腦波呈平坦化,又因有意識及無意識的運動停止,所以我們常見病死或自然死亡的人,剛死之時,因兩頰肌肉弛鬆,導致下顎下垂,嘴巴開口,眼睛展開,瞳孔散開,皮膚、肌肉、眼皮等的反射作用及瞳孔對光刺激的反應作用??等均消失其徵狀。其中嘴巴開口、眼睛睜開等情形,不一定是生理反應現象,有時是他有話要話,卻不能如願,有時或者死不瞑目,所以雙眼睜開。

      也就是說明瞭一個人真死的時候,其心臟、肺臟、腦之機能等生理作用便會完全停止;如血液循環停止2~5分鐘後,因腦細胞缺氧,腦機能即停止,肺機能亦甚快停止而不能恢復??。代之而起的,是發生物理作用所致的物理現象。換句話說,生理作用消失後,便會出現因屍體溫度下降,產生屍身冷卻現象。因血液下降(沈墜)而出現屍斑、屍體僵直及屍體乾燥等各種現象。

     如果是假死的人,便不會出現如上所說現象;特別是屍體有屍斑、體內腐爛及屍體僵直等情況出現;而如有上述所說現象,在法醫學上,就斷定是死亡的絕對確實據。

3.對亡者探氣要有法醫學的基本常識
    
依據「最新法醫學」一書中第三十八頁至五十一頁第三節屍體現象一文說,真死的人死後屍體隨時間的經過,會自然發生變化,即所謂的物理反應現象。如當屍身融解、腐敗時,軟部組織便會逐漸減少、慢慢消失,最後僅殘留骨骸、指甲、牙齒、毛髮等硬組織。由此而可區分出死後的屍身有早期及晚期的物理變化。死後比較早期(普通死亡瞬間後至二十四小時之內)發現的屍體變化情形,稱為早期屍體現象或早期死後現象;二十四小時後便會發現腐敗、崩解現象,稱為晚期屍體現象。

      其中屍體冷卻的發現,便稱為早期屍體現象。這是助念後或在人死後欲以探氣方式查知死後依屍體漸次冷卻情形往生何道應該注意的問題:依「純」法醫學的觀點(此處暫不涉及心識問題),如書內說,人在真死之時,體內熱量的生產機能便會停止。屍體因此而出現溫度漸次下降的情形,屍體因溫度下降,而自然逐漸冷卻,終至下降到大氣溫度為止。普通人死後數小時內,雖然肩部尚存有溫感,但上下肢在死之前後即失卻溫感,額、手足等這些露出空氣中的部位會比著衣及被覆的部份早冷卻,死後3~4小時,當我們碰觸屍體的手、足時,便容易查覺出它們已經充分的冷卻。有時屍體於死後5小時,就全部冷卻。但如果外界空氣溫度不甚寒冷時,於7~8小時後,始可觸知全部冷卻。在普通氣溫時,一般經過半天(十二小時)後,僅胸部及腹部稍有溫感,又經一晝夜後,僅腹部稍感有微溫(即死後二十四小時)。而且大體上說,普通人死後,經過晝一夜之後,體內溫度與外界氣溫相等。

      體溫下降的速度,依影響屍體放熱的條件,如年齡、身體狀態、死因、穿衣種類及厚薄、天候及外界溫度、屍體現場的溫度等差異,屍體冷卻狀態便有不同。如壯年人的屍體、富於脂肪的屍體、暴死(急死)者及著衣、衣服厚的屍體、炎暑下的屍體、衰弱的屍體、裸體屍身、冷冬的屍體、寒冷處或雪中及冷水中的屍體,其冷卻時間較為緩慢。小兒則比較其與成人同單位的體重或身體,其體表面積為大,因此對熱的發散,屬於最好的條件。又死後初期較後期,其體溫下降溫度為快。少數伴有細菌高度活動的病症,例如菌血症、敗血症、霍亂、傷寒、破傷風,或其他熱性病、窒息、伴有痙孿的中毒、腦挫傷、腦內出血、脊髓上部的捐傷、日射病、熱射病,以及某種神經症等死亡時,於死時瞬間後,皆會呈現體溫上昇的情形,有時可上昇超過攝氏四十五度以上。再說瘦的人與胖的人,冬天和夏天及死後初期與後期冷卻的速度也不一樣。肥胖者較消瘦者其體溫下降速度為慢,死後即刻及繼續數小時中(八、九小時)的下降速度較次的數小時(死後九小時至二十五小時)為快。夏天較冬天的體溫下降速度為慢而且真死時因血液循環停止,血管內的血液由其本身的重量向身體低部的毛細血管中沈降,集積在皮下,致使皮膚外表,出現變色的斑紋,稱為屍斑

4.中醫對死者屍體冷卻的看法
    
依具有豐富助念經驗的中醫師口述,其妻子突然因腦溢血發作而死。在死前有發燒現象,死去後有許多蓮友前來助念。這種因中風兼發燒現象而死的情況,經探氣得知,除了四肢先冷外,最後冷卻的部位是心臟。

      一類平常身體硬朗的人,突然中風,因氣血逆流,心臟痲痺而死的情況,則是頭部最後才冷

     一般來說,死時若沒有血氣上逆情形,都是四肢先冷,心臟(胸部)最後冷。
      又病久虛脫而死的人,也一定是四肢先冷,心臟最後冷。

     又一類遭頭部重擊而死或上吊而死之人,因頭部血液先凝固,溫度下降而使頭部先冷(除四肢冷卻外)。

     再說古代有一種刑罰,將活人埋在泥土裡,僅頭部露出地面,當其氣血逆流至頭部,臉色轉為紅色時,刑者用刑具將其頭心刺下去,鮮血立刻直噴出來有幾丈那麼高。這種情形,因頭部充血,死後一定是頭部最後冷卻。

     凡此種種因病、因橫禍而死的現象,導致身體那個部位先冷卻的情形,不勝枚舉。無論依中醫或法醫學的觀點,大體說來,一般死時都是四肢先冷,胸部(心臟,輸送血液的中心)及腹部,最後才冷,絕對沒有四肢最後才冷的情形。由此可知,「單憑」探氣方式來查看亡者死後一定往生何道,不是絕對可靠的。


5.認識死者臉色等變化的情形
    
筆者曾經為患有白血病的死者助念,在其生前沒有信仰佛教,臨終前一兩月才有蓮友去為其開示佛法,亦未因此深信佛教,死前一兩天有數位蓮友前去助念,又有一位尼師前去開導,但患者一聽到尼師開示:看破、放下、念佛的道理,臉上即呈現痛苦、不悅的表情,但口不能言,因他非常不願意死。從死前生病到死後,他的臉相一直呈現蒼白色(白血病所致),並不可怕,念佛與開示對他來講,並沒有得到實際的受用。

     又有一位生前健康,突然中風,家人為其用上好的醫藥拖延其性命數日才死的病人。將死之前,筆者前去助念,但因其生前不信佛教,不知念佛,雖有人在旁開示、助念,但因已中風,不能言語,意識昏迷。旁人看其意識昏沈,事實上本人很可能意識清清楚楚,只是不能講話,但必須視情況而定。死前的幾小時內,筆者觀見其臉色逐漸轉為陰沈、黑暗而斷氣,但斷氣後沒有多久,因兩頰細胞組織開始鬆弛,臉色逐漸恢復生前的正常膚色,其實這是死前身體轉變的自然現象。但亦必須視情況而定。

      這不是否認助念對亡者心識沒有安定、提昇作用,進而改變身色的變化,而是亡者臨終之前或死去之後瞬間的臉色及身心變化,與其生平的品德、心性、病症、體質、死時的氣候與死前的患病性質以及死因等因素都有密切關係。就拿一般死亡情形來說,如典型窒息死亡的人,在死前有呼吸困難,意識消失,全身痙孿,呼吸休止及末期呼吸運動等四期循次漸進的現象發現。如果在全身進入全身性的痙孿發生後,顏面皮膚因瘀血現象,而出現紫藍色且膨大的情形,瞳孔散大,角膜知覺消失,眼球突出,鼻出血,舌頭伸出齒列外,有大小便及精液漏出。窒息而死的人,屍體冷卻情形遲緩,屍斑暗紅色,出現很早且顯著。死後屍身僵直性很強,緩解較慢,屍體腐敗時間很快。

      腦震盪突然死亡的人,在死前因外力作用後,大腦皮質受到障礙最大的緣故,不顯出刺激症狀而直接呈現痲痺狀態,便會在瞬間出現意識消失情形,隨後即呈現昏睡狀態。若迷走神經的呼吸及血液循環中樞被障礙時,在初期可見到刺激症狀,如厲害時,即移行痲痺狀態而導致死亡(此係另一種說法)。死前臉色因腦部最初受到外力重擊,頭顱內壓力增高,腦脊髓液的壓力上昇,血壓亦急激上昇,但是腦幾乎沒有收縮性,所以當頭顱內壓增高時,血管即被壓塞,發生腦貧血而失去意識,於是重症者腦部最初死前呈現蒼白色膨脹(解剖所見),致使臉色蒼白,但繼之屢作高度濕潤,此種貧血狀態,往往代替充血狀態,臉色因之而變化。

      其他如縊死的人,死時縊死索痕的上方皮膚呈現紫黑色,眼瞼、顏色、皮膚、結膜、頭部深部,皆有小出血點出現。絞死的人,死時顏面因索條上方軟部組織有高瘀血,即腦血管有高度充盈,而呈現紫藍色,眼瞼、結膜等有點狀出血。又扼死的人、溺死的人、由呼吸口閉塞所致窒息死亡的人、哽死的人,臉色皆呈現紫黑色。

     慢性飢餓死的人,肌膚呈現蒼白色。燒死的人,全身皮膚呈鮮紅色。凍傷死的人,起初皮膚呈蒼白色,冷卻後與火傷致使的屍色類同。中毒死亡的人,依毒物種類不同,在皮膚上所呈現的顏色變化也各有不同;如或出現蒼白色、黃疸色、紫藍色、青色、暗褐色、褐色、黑色、灰色、灰白色等顏色。其他因各種病症死時顯出的膚色各有不同,不勝枚舉。

      凡此中毒、橫死、自殺、他殺、急症死亡之人,除了屍身的物理變化現象外,加上心緒的緊張、恐懼、掙,而使屍體臉色變化、變壞、僵直、腐敗的情形,均較壽終正寢及生平心地善良、死時心無恐懼的人快。尤以蛇毒的人,死後屍體腐敗快速。

      或者將剛死之人送進冷風庫或冰庫裡保藏,取出完全退冰後,身體會有軟化情形,其原理就如拿剛殺死的新鮮魚類去冰凍,取出退冰,魚身恢復柔軟一樣。我們當然不會據此便斷定他是瑞相的顯現。

      像以上所述這些因中毒、橫死、自殺、他殺、急症而死的人,若生平沒有念佛、修善,單憑臨終時或死去時接受善知識佛法的開導及提起意識念佛,是非常困難的。

      大多在死前,因突發的橫禍、急症上身,而在內心呈現極度驚慌、痛苦、求生的心態,致使血氣逆流速度加快,導致神經緊崩,意識混濁,加速死亡的時間及體內腐爛、僵直的程度,很難在助念、開示後,使其心念受用,引起臉色症狀顯相的改變。

6.因心識作用死後會產生生理奇異的變化現象
     
就因人死之後,識我(神識)尚未立刻離體,如果具有善根的亡者經由有效的開導、助念後,確實會引起身心變化的瑞相顯現關於識我(意生身)確實與身體互相共存的問題,在一九八二年六月七日星期二的夜裡,由加拿大科學教育電視,放映一部科學紀錄片,片子裡清楚的記錄人死之後有一種非常奇異的現象發生。

    「科學家在電子顯微鏡的觀察下,發現個人的大腦神經細胞,在缺乏氧氣之後,數分鐘內便會死亡。它就像氣球了氣一般地萎縮及凹陷,在一秒鐘至兩秒鐘期間,會放出幾粒狀如氣泡的非物質,很快就消失無。講解的科學家說:這種神祕的非物質氣泡,非常神祕!任何科學精微儀器都顯示:它並非物質的氣體,而是非物質的氣體,任何儀器均無法予以截取捕捉。光譜分析顯示:它並不屬於物質世界的任何一種分子的氣體,它根本不是一種元素!世界各國科學家至今仍無法分析解釋這一個神祕的奇異現象。

     在影片上,若有若無的氣體狀奇,它是無色、透明、無體的??,就是人腦
(人體)內寄住的<識我>。」
(見太空科學核子物理學與佛理的印證「上」)「第五度時空」一書則說:「鬼類本就是一團陰濕黑暗之氣,其振動頻率比人類快,而且他們的分子(不是物質原理的分子氣體)非常分散,能通過最緊密的牆而不會碰到牆的任何一個分子,因其所帶粒子有極光,所以接近我們時,對人類身上的氣(電流與振動),造成一種激,讓人感到會發抖。

 這是由科學實驗的報告,說明有識我存在的問題。因為人死尚有識我存在,所以當一位具有高度定力的念佛者及修行者乃至有善根的亡者,在死前及死後的生理狀態必然受到心識強力作用的影響而產生某些為科學與醫學上不可測知的奇異現象。

 如一位女醫師(已出家,即道證法師已經往生)在一位病人死去的數小時後(已判為真死),為其作感人肺腑的開示,死人的雙眼居然仍會感動的流出淚水來,在場的幾位護士、醫師都親眼看到,皆感到不可思議,超乎醫學判斷死亡範圍所能理解。

 又有一位尼師,在打坐時突然腦溢血死去,死時臉色變黑,死後數小時,當其最熟識的師友趕去看他時,突然七孔流血。

 又有溺死的人,死後數日,被人打撈起來,僅見腐敗的頭顱及骨骸,一見家人
到來,腐爛的頭顱居然也會立刻七孔流血,這些都是單憑死後瞬間至二十四小時內屍身的物理變化原理不能解釋的事情。

 這僅是發生在一般沒有信仰、修行的凡夫身上。相反的,一個生平有善心、知道念佛的臨終人,經過助念、開導後,內心對死亡不再驚慌、恐懼,臉色便會轉現平靜、安詳、溫和之感,甚至笑容綻開,身體柔軟(與屍身腐化、軟化情形不同),這便是瑞相(善相)顯現的一種(助念時可見)。此種由心識影響屍身產生瑞相變化的情形,也絕不是單憑死後屍體物理變化的情況所能理解的。但亦不可因此而斷定他一定往生淨土。
 
如何証明臨終人往生淨土,一定要依九品往生的經為據,才不致誤導眾生對臨終人往生何道的判斷產生偏差的分辨能力。

淨土經典對臨終接引往生的証明

(1)九品往生的經証
 
在淨土經典中,對臨終接引往生瑞相,講得最清楚的就是觀無量壽佛經的九品往生。今舉觀經所說,做為臨終往生淨土的証明。
 如觀經說:「上品上生者在命終的時候,會親眼看到阿彌陀佛率領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與無數由彌陀變化出來的化佛、百千比丘、聲聞大眾、菩薩大眾、無量淨土諸天以及淨土的七寶宮殿,皆出現在他的面前,現相接引。觀音菩薩手執如金剛般堅硬的蓮花(代表行者往生的心、成佛的悲願心,如金剛般地堅定),與大勢至菩薩一同走到這位往生者的面前,此時阿彌陀佛從其身放大光明,照射到行者的身上,無數隨侍阿彌陀佛身側的菩薩大眾與阿彌陀佛同時伸出接引之手,迎接行者,往生淨土。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與無數隨行菩薩,此刻皆讚歎行者的精進道心,勸勉行者未來要繼續行菩薩道,廣度眾生。行者見到這種瑞相顯現,更加增長及堅定了他的成佛道心,法喜之心,泉湧而現,不能自勝。就在道心增長時,剎那看見自己已經坐在觀世音菩薩手執的金剛上,隨從阿彌陀佛身側,只有彈指的時間,便已生到極樂世界。」

 上品中生者在命終的時候,會親眼看到阿彌陀佛帶領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以及無量化佛、菩薩、聲聞、諸天大眾圍繞在阿彌陀佛的四,一齊隨阿彌陀佛前來接引行者。阿彌陀佛手持放射著紫金色光芒的蓮花走到行者的面前,讚歎他說:法子!你今生一心力行大乘法義,解悟第一空義,所以我來迎接你。阿彌陀佛剛說完此語,環繞在阿彌陀佛身側的一千尊化佛皆伸出雙手,迎接行者,往生淨土。行者頓時見到自己坐在阿彌陀佛手執的紫金上,當即雙手合掌,喜不自勝,讚歎諸佛所言不虛,確實有淨土存在,我今天如願往生。說完此語,於一念之間,便已生到極樂世界七寶池中

 上品下生者在命終之時,也會親眼看見阿彌陀佛引領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及無數菩薩、聲聞、諸天圍繞在阿彌陀佛四,一同隨阿彌陀佛前來接引行者。阿彌陀佛手持金色蓮花,與變化出來的五百尊化佛一同走到這位行者的面前,此時五百尊化佛一齊伸出雙手,迎接行者,並讚歎行者說:法子!你終生以清淨道心,上求佛法,下化眾生,與佛心相應,符合上品下生的修行條件,所以我們來迎接你,往生淨土。就在行者見到這種瑞相後,當即看見自己已經坐在阿彌陀佛手執的金色蓮花上,蓮花立即合起來,剎時便已隨從阿彌陀佛生到極樂世界的七寶池中

 中品上生者在命終的時候,會看到阿彌陀佛帶領無數比丘及無量淨土諸天圍繞在阿彌陀佛四,一齊隨阿彌陀佛前來接引行者。阿彌陀佛手執金色蓮華,身上放射金黃色的光芒,遍照到行者的面前來迎接行者。當行者蒙受佛光照觸時,當即聽到阿彌陀佛為其開示若欲了脫生死、超離六道輪迴之苦,唯有剃髮出家,畢生依苦、空、無常、無我的正確禪觀方法修行,才能解脫生死的道理。行者見聞阿彌陀佛說法後,法喜充滿,倏然看到自己已經端坐在阿彌陀佛手執的金色蓮花上,尋即長跪合掌,向阿彌陀佛頂禮,尚未舉起頭來,便已生到極樂世界。

 中品中生者在命終之時,會看見阿彌陀佛率領比丘大眾及無量諸天來到他的面前。阿彌陀佛身放金色光明,手執七寶綴飾的蓮花,走到行者的面前,迎接行者。當時行者忽然聽到虛空中有聲音對他說:善男子,在婆世界裡像你這種隨順三諸佛教,持戒、修行有大善根的佛弟子,實在難得呀!因你持戒、修行的程度,達到中品中生的修行條件,所以我來迎接你。說完此語,行者立即見到自己坐在阿彌陀佛執持的七寶金蓮上,蓮花當即合攏起來,剎時便已生到西方極樂世界。

 中品下生者在臨終的時候,看到阿彌陀佛引領許多比丘、天眾來到他的面前,阿彌陀佛手持一朵蓮華,身放金色光明,照耀到蓮華上,使蓮花亦呈現黃金般地光芒,當金色的蓮花光芒照射到行者身上(隨即聽到阿彌陀佛讚歎等語),行者頓時見到自己已經坐在阿彌陀佛執持的蓮花上,才如彎曲手臂一剎那的時間,便已生到極樂世界。按中品下生經文,沒有見佛來迎顯現往生瑞相的記載。依「釋淨土群論」卷六說,下品三生猶見聖眾來迎,準下,必應聖迎,而此中品下生未說臨終佛聖來迎,或者翻譯者脫漏,或是略而述。再說十九願及阿彌陀經皆謂:臨終往生者必見阿彌陀佛帶領淨土聖眾來迎,準此可知,必是經文遺漏,今補其所闕,以供讀者參考。)
 
下品上生者(造作十惡業者),在臨終之時,因為「聞法因緣成就」,會看見阿彌陀佛用神通力變化佛、變化觀世音菩薩及變化大勢至菩薩來到行者的面前,讚歎他說:善哉!善男子,因你臨終聽到善知識為你解說大乘經典中十二部經的分類經題名字的要義,而能一一信解不疑(十二部經的意義,請參閱「上冊」所說);因信法因緣,而能誠心稱念阿彌陀佛聖號,已使你的黑暗心地被佛號所淨化,消滅了許多積壓在內心的重罪陰影,啟發了你宿念佛的光明善根,而與阿彌陀佛的大悲接引願力相應,所以我們來迎接你。說完此語,行者立即見到化佛光明遍滿在他的四。當他蒙觸佛光照身,覺身心柔軟,光明顯相,歡喜無比,剎那之間,便坐在化佛手執的七寶蓮花上,隨著化佛身後,頓時生到極樂世界的七寶池中

下品中生者,(犯下重戒的四眾弟子),在臨終的時候,因生前造惡太多,會感招地獄業火強烈顯相,使他感到身心燥熱萬分,痛苦難當。如果當時逢遇善知識發大慈悲心,為他開示阿彌陀佛所具備的十力威德內容,令其痛苦心念轉移到思念阿彌陀佛的光明神力接引力量上,並在他對阿彌陀佛信心提起來後,為他讚歎阿彌陀佛是經過戒、定、慧的修持,得到解脫、解脫知見成就的大圓滿成道者,因此具有廣大的神通能力,只要眾生一心思念阿彌陀佛光明接引神力,提起堅定的往生信心,就能在臨終時蒙佛接引,往生西方,親近阿彌陀佛。這位罪惡多端者,若能在聽完善知識說法後,當即將痛苦的心念轉移到思念阿彌陀佛光明神力接引力量上,忘卻痛苦,心光顯現,就証明他宿一定專修過淨土法門因為聞法因緣成就,剎時生起強有力的憶佛力量,轉地獄猛火,為清涼心風,招感淨土天華隨著清涼心風所吹冉冉飄墜到他的面前。一朵的天華,香氣四溢,皆有阿彌陀佛變化的化佛及化菩薩站立在上面,雙手敞開,迎接行者,往生淨土。行者頓時看見己身坐在化佛手執的金色蓮花上,一念之間,便已生到極樂世界七寶池內的蓮花中。

 下品下生者,乃是犯下五逆十惡、無惡不作之人。在其命終的時候,如果遇到善知識為他開示淨土法門,教導他如何觀想念佛。此人因萬分痛苦,無法修觀憶佛(如十六觀經),善友便勸導他誠心皈依阿彌陀佛,發虔誠心,至誠稱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聲聲不斷,具足十句具有堅固信願的念佛往生之意。就在念念「淨心」念佛聲中,每一念念佛的當下,都消除了八十億劫的生死重罪,使其心地陰沈黑暗之相剎時掃除,轉現清淨光明的正念之心。當即看到一朵像太陽般光亮的金色蓮花,出現在他的眼前,剎時看見己身坐在金色蓮花上,一念之間,便已往生極樂世界。

 事實上,這朵金蓮花由阿彌陀佛所執持,而造惡者的下品下生有見、有不見,然而若是正規的下品往生者臨終皆必見「阿彌陀佛手執金色蓮花來接,才能証明其確實由佛接引而超生淨土。)按下三品往生非只為「造惡者施設的品位」,「觀經」所說的「下三品往生」只是特例中的特例,尚有正規的「下三品往生修行法」,見「 筆者所著<往生淨土修行之路>上冊」所說。

(2)綜合九品往生瑞相
 
由上可知,上品往生者,依次有西方三聖變化無數化佛執持金剛、紫金、金蓮華來迎接行者。中品往生者,阿彌陀佛率領諸淨土比丘,身放金色光明,手持蓮花或七寶蓮華等來迎接行者。下品往生者,阿彌陀佛應其根器,變化佛、化菩薩等手執寶蓮華或金蓮華來迎接行者。

 以觀無量壽佛經九品蓮花觀的經文証明:如何確定蓮友是否往生淨土?就是造惡者的下品下生,行者在臨命終時,至少都會親眼見到金色蓮花前來接引。按「造惡者的下品下生,至少也要能有「預知時至」,預知將要往生淨土的前兆,才能確定臨終顯現的這朵金色蓮華,是要接他往生淨土的。否則「臨終人」單見「蓮花現前接引並不能絕對証明其往生淨土往生淨土修行之路上冊自明)。」而為什麼接引往生的蓮花都是金黃色的?這個問題在「往生淨土修行之路上冊」有說明。

 再則無量壽經及其他淨土經典,大都有念佛者臨命終時,夢見阿彌陀佛現相來接,亦得往生淨土的經

 由此可知,臨終能夠往生淨土的人,其生理的狀態,一定依心識見來迎,而產生平靜、光明的強烈顯相,進而改變其生理不淨、痛苦的狀態,成為體內出香,身放光明,超越凡夫死後屍身臉色變壞、身體僵直、腐爛等物理變化現象

8.不可以用「銀臺」或「金臺」來據以判斷往生品位的高低
 
而在「淨土聖賢錄中」卻有臨終人見銀來接,卻誓取金臺接引才願往生實例,或見「銀來接」而往生的例子。因此而有人判定「銀接引」是下品果位,金來接,一定是上品蓮位。事實上,上品、中品、下品往生,依「經言」,均是「佛執持金色蓮花」來迎接,就是造惡者的下品往生,亦是臨終見「化佛手執<金色蓮花>來接」,絕對沒有化佛手執「銀色蓮花」---來接的「經文」。所以用「銀」或「金」來判斷往生品位的差異不是可靠的。至於為何念佛人臨終會見「銀」來接?這與「念佛心力的深淺」絕對有關係,但是卻不是據以判斷往生品位的高低唯一的依據

    現在舉臨終見「銀」來接的實例,來做說明。
    如書內說:宋、仲州人(浙江西安縣),受業學習於祥符寺,後來依止南文法師,以能言善辯著稱。北宋徽宗政和初年(西元一一一一年),回到故鄉居住在浮石山,跟隨學習的人眾,突然聚集而來。他曾經說:「我座下弟子不及五百眾,不講大部經典。」因此他一生只講《金光明經》、<普門品>。等到將要入寂往生的那一天,集合大眾昇坐高堂,登師子座。才剛
跏趺而坐,此時忽然見到銀從西方而來

     仲說:「我平生解第一義願取金臺,今天何以不能如此!」然後閉目往生按此例僅見銀來接,卻不見化佛手執「金」來接,不足以証明其絕對往生淨土,因天人亦有身坐蓮往生天上的情形。)

9.「近代往生錄」多注重「臨終瑞相」而不重視其人「學法過程」

     在近代記載「往生實錄」的書籍中,往往只注重「臨終瑞相」的顯相,而不注重、不敘述「此位淨行人」是否熏習「佛道知見」?學法的過程為何?以何種知道導引禪修?或以何種知見引導念佛?致使讀者誤以為「淨土宗」只重視「臨終念佛」、只重視「臨終瑞相」,在平素念佛時,希求「瑞相」現前?或者只重「行門」,不重「解門」!這是有「以偏概全」誤導行人之嫌!

     依「淨土經典」所述,無論上品、中品、下品修行法,皆是「解、行並重」(上冊及中冊皆已說明)。試問:沒有在生時發菩提心依淨土正見引導念佛,解行並重,知行合一,表裡一致,心行相契紮實修因成就,那來「臨終瑞相」的成果顯現!?

      就是「臨終十念成就」也要有在生啟發「一分菩提心念佛」的基礎,才能臨終十念正念現前下,下品往生(上冊已說明)。若是只依「臨終瑞相」來証明是否生西,是不可靠的,因為鬼神、欲魔亦會變現「佛相」來迎接你、我!?

      依「淨土聖賢錄所述」,從古至今的高僧、大德,皆是因深入經藏,解行並重,一門深入,而於臨終時身心必然有瑞相顯相,多有「生天定業先成熟」而先看到諸天次第相迎,而不動意念,天眾隱沒,淨土相現,蒙佛接引,往生淨土者。更可証明淨土經典所說臨終顯瑞的情形,真實不虛,絕對不是在提倡迷信的色彩。更不是不求勝解,只貪求瑞相現前的迷信之人所能相提並論的!因為「生天者」尚先因「天界果報先成熟」而在「臨終先預見天界顯相的徵兆」,為何「淨土果報」勝於「生天果報」,而在臨終時,不能先預見「未來生處---淨土景象,或者先親見彌陀依本願力現前接引」的徵兆呢?

10.古今往生者臨終顯現瑞相的証明
     
中品往生者,大多能因在生「念佛定力成熟」而在臨終前七日或三日便在「定中見佛」或「夢中見佛」,預知往生時至,甚至殊勝的中品上生者有在生「念佛中見佛」,蒙佛摩頂,或神遊淨土者,比之下品往生「臨終瑞相更為殊勝。茲舉數例中品及下品「臨終現瑞」的實例,以此証明「往生淨土」者在臨終必有「瑞相顯現」真實不虛

(1)下品往生實例
     
如淨土聖賢錄易解()說:民國、宏源。出家於南京的慧月居,很早就發心學佛。平生喜歡念佛,精勤禮拜無論奉事師長,或與大眾相處,都很平和誠懇。平日於言語,攝身嚴謹。待人敦厚,自奉淡泊。凡是上殿念佛、領導大眾,一向都極為發心。朝也如是,夕也如此,無論寒暑都不中斷,數十年如一日。民國十九年(西元一九三○年)秋天,生病,延請醫生調理治療,未能奏效。因此臥床數月,形體容貌日漸枯瘦,後來身體浮腫,飲食漸漸減少。每次有探病的人來到,只是點頭而不多話,只管精進念佛。之後不進飲食,經過多日,仍然念佛不止。於臨命終前數日,曾親?阿彌陀佛數次。更聞到異香?滿室中,並且有蓮華現於床前。氣息已經很微弱之時,舌根還能微動,隨著木魚引磬聲念佛。於冬月二十八日正念分明而往生。(俞慧鬱鈔集)

   此例未記載其是否有經過學法、誦經歷程,抑是終身僅以念佛為重?但是按其終身「用功念佛」、「禮拜」數十年不間斷的情況來看,至少下品上生。然而若是平素有深入解脫法義,依解脫正見引導念佛,觀其平生「用功念佛」數十年如一日乃至延續至臨終前仍然念佛不止「正念現前」及「數度見佛接引」的情形來看,至少中品下生。」
實例二

      如淨土聖賢錄易解()說:民國、慶生尼師。俗姓厲,浙江定海縣人。年二十歲時,到浙江舟山的圓通庵剃髮出家,發願持大悲十萬八千遍。庵中僅有三間房舍,也沒有田產,都須仰賴勤儉地勞力工作。年三十二歲,勸募修建大殿,增建房屋,訂立常住清規,每日早晚功課外,以三炷香的時間念佛,遠近來皈依剃髮者有十餘人。民國六年,住持浙江蕭山的保蓮庵,組成蓮社念佛。

     年五十五歲,發心閉關,每日持誦《法華經》、《金剛經》、《地藏經》各一部,《阿彌陀經》十二卷,往生咒五百遍,佛號一萬聲,早晚禮《華嚴經》一千五百拜,三年來如一日。所有的功德,回向西方淨土,以報四恩,而救濟三途之苦,屢次感得殊勝的瑞相。民國二十二年元旦出關,冒著風雪到浙江寧波的觀宗寺,打齋一堂,禮請閑法師說法,以滿其願。常常說功行淺薄,打算再閉淨土關,為往生資糧,雖然因緣不成熟,但四十年來,念佛不斷。對於僧俗二眾及有緣者,均勸勉以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淨土。對於徒眾也勉勵她們謹守戒律,懇切念佛。

      民國二十四年(西元一九三五年)十月回到蕭山,因感染風寒,自知一病不起,於是囑咐準備後事,並且懇切地交代徒眾隨時念佛相助。雖病臥於床一個多月,仍時時念佛。十二月初八日晚上,忽然說:「先見到觀世音菩薩,然後阿彌陀佛也來了!」徒眾均執香,分別在左右跪念,慶生尼師的嘴唇也開合念佛。至戌時(晚上七至九點)嘴唇不動了而往生。到了五更(清晨三至五點)頭頂的熱氣仍可熱手。隔天晚上封龕,面貌如生。時年六十一歲。(佛學半月刊第一二五期)由此實例停留在「信行門」的階段,並於臨終先見觀音來接的情形,故知至少是下品上生。)

(2)中品往生實例
實例

      如淨土聖賢錄易解()說:宋、思敏。不清楚他的出身,依止靈芝元照律師,增受戒法,專心修習淨土法門,二十年如一日。有一天忽然得病,請大眾諷誦《觀無量壽佛經》半個月。誦完經後過三天,見到化佛充滿整個室內。臨命終時大聲念佛,聲量超出眾人之上,在酷暑的大熱天裡,停留龕七日,仍然異香濃鬱充滿室內。(佛祖統紀)
實例二
      如書內說:北齊、慧光。居住洛陽。曾著《華嚴經》、《涅槃經》、《十地經》等經典的註疏,微妙窮盡地披露權實二智的義理。有一天得疾病,見到天人大眾來迎接因生天業力先成熟,故先見天人來迎。)慧光說:「我所願求的,是歸向極樂世界啊!」說完之後不久,西方淨土的化佛,充滿了整個虛空,慧光說:「唯願我佛慈悲攝受,滿我往生淨土親見阿彌陀佛的本願。」隨即彈指而入滅往生。(佛祖統紀)按此二例皆無淨土經諸所說上品行者修菩薩業等利他深廣功德,故非上品往生,但均自說「見淨土化佛充滿」來迎接此人,應是「見淨土聖眾現前,個個真金色,圓滿、莊嚴」,而不能分辨,以致誤視為化佛,按此二例,必有持戒莊嚴功德及修學解脫正見等義理導引念佛,故能中品往生,如前所述。)
實例三
       如書內說:齊、慧進。俗姓,浙江吳興人,少年時放縱性情行俠仗義,到了四十歲時忽然心中有所了悟而自我覺醒,因此即出家修行。慧進依止於京城的高座寺飲食粗簡衣著樸素,發願持誦《法華經》。但由於過度用心操勞苦行,每當執經卷要誦經時就生病,因而發願造《法華經》百部,以懺悔往昔所作的業障。後來募集一些信心人士的佈施,造《法華經》滿百部之後,疾病也接著痊癒,因此他對於自身嚴格的節操更加堅定。慧進常常迴向一切的福德善業,期願往生西方極樂淨土。有一日忽然聽到空中有聲音說:「你的行願已經圓滿,必定得生西方淨土!」

      齊武帝永明三年(西元四八五年),無疾而終,時年八十五歲。(高僧傳)
茲再舉數個高僧大德「臨終現瑞」的實例,以此証明「往生淨土」確有其事!

甲、唐朝的懷玉大師,在臨終前數日,便看見金色光明的西方三聖相,遍滿虛空中現相接引。大師當即預知日後就要往生淨土。三日一到,異光滿室,香氣盈空,聖眾遍滿。阿彌陀佛與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手持金剛前來迎接。(見高僧傳三集)

乙、宋朝的思照大師,臨終之前,夢見阿彌陀佛丈六金身,即自知往生將至,於是請七位僧人助念,坐念佛而化。(佛祖統紀)

丙、清朝的徹悟大師命終之時集眾助念,忽然看見虛空中幢幡無數,從西方極樂世界飄來,便告知徒眾說:「淨土相已經顯現,我將往生。」又說:「蒙阿彌陀佛親來接引,我隨佛去也。」死後,異香浮空眾人皆聞。(徹悟禪師語錄)

丁、近代的印光大師臨命終時,預知時至,開示大眾說:「念佛、見佛,決定往生,蒙佛接引,我去矣。」後面朝西方,念佛坐化。(印光大師行業記)

戊、晉朝的劉遺民居士隨慧遠大師入廬山念佛(依般舟三昧經觀想念佛),在定中看見阿彌陀佛白毫放光,為其摩頂命終之前,又夢見進入淨土七寶池中??。當即自知往生時至,臨終正念現前,面西坐化。(東林傳)

     按前述所舉數例高僧大德,皆是在生「深入經藏學法有成,念佛成就,解、行並重」的實者。古今高僧大德及居士,專修淨土法門,臨終因心識的平靜、光明轉變屍體的僵直、腐爛情形,成為柔軟、出香、出光的異相,往生西方者,不在少數(見近代往生錄)。而且都符合淨土經的幾個往生重點:
1.
預知時至,
2.
見佛現身,
3.
彌陀放光接引
4.
異香及光明遍滿
5.
自見身坐金色光明的蓮華,隨佛往生淨土,
6.
或者於臨終之前,夢見彌陀現身接引,預知時至;往生之時,異香滿室

11.再論往生瑞相最低的條件
     
密宗行者陳健明居士在其著作「曲肱齋文三集」中,曾經對往生瑞相最低條件的推究,有其個人見地,他說:「最低條件,即是最可靠的條件。往生傳記中,我曾經指導黃梅侗君,作過統計,最普遍的是:
 

(1)頂門後冷:然不一定是生西,此種後冷在腦頂,多屬生天,故不可靠。筆者按又有多類外道氣脈暢通或相似佛法行者有大成就者亦在死後由「頂門脫神」而超「外道異天」。故單靠死後頂門後冷來判斷是否往生淨土是不可靠的。

 

(2)預知時至:外道亦有之。能生天者,必能預知時至,故亦不可靠筆者按「淨土宗」講的預知時至,是指臨終前預知往生淨土的時間已經到了,不是與一般人死前預知將要死去,而不知死後將往何道投生的情形不一樣。故「淨土宗」所說的「預知時至」是與一般人死前的「預知時至」的「內涵」是完全有差別的。)

(3)瑞香滿室外道亦有。筆者按鬼神亦有。而且死後多有因助念而親聞異香者,或者是亡者因為得到念佛效用,而身出異香,或者是在場鬼神因見聞念佛音聲,而心生歡喜,故而放出異香以表對「念佛功德」的「恭敬、讚歎??,但並不能因此而証明其人絕對往生淨土。)

 

(4)祥光滿室外道亦有。筆者按鬼神亦能放射光明令世人見聞,如經常聽到「異教徒」言;親自看到「神放射金黃色的光芒」,事實上是「見聞者」「程度所及」而看見的「光明」,但是卻不能正見「其光明的本質性」。例如「惡道或異道鬼神所現<光明>不出其<陰氣磁場>的本質,而「鬼神所現福相、光明」又有無量層次的不同。只是「一般見聞者」不能分辨是「正道善神」的「光明」抑是「異道」或「惡道」鬼神的「光氣」。甚至一般鬼類,亦能用其「靈通力」變現「神采奕奕的」樣子(福相)讓「相應者」見聞,而「其人」亦不能分辨「所見福相光明」氣場的本質是善?是邪?是陰?是陽?是正道善神所變現,或是異道鬼神化現故不能助念時,因見有光明顯相,而絕對証明其生天或生淨土!?

 

(5)西方三聖現前此即可靠條件,然此亦有最低者。
甲、最高者,三聖同在病人未死而神志清醒時來。
乙、中等者,三聖同時在夢中來。
丙、最低者,觀音單獨在夢中來
 

      由此可知,最低條件,是夢見觀音送蓮花來。如夢他人送蓮花來,也不可靠,因外道生天,亦坐蓮花。如修行人,時常在夢中,能見西方境界及西方蓮花,則此最低條件,自是易得。假如平時有無常心,厭此欣彼,異常堅定;則應經常在夢中考察蓮花情形,到臨終有往生把握。如學佛多年,無此瑞相(中略),應隨時策發出離心,直至取夢中瑞相,方可放心??。」

      這是告訴我們,不可單憑一種瑞相現前,如頂門後冷、或預知時至、或瑞香滿室、或祥光滿室、或西方三聖以外的天人送蓮花來,就斷定他往生淨土就如觀無量壽佛經所說,往生者最低的條件,造惡者的下品下生,也要親自見到金黃色光明的蓮花現相來接,而且要預知這朵蓮花是要來接引我往生淨土的,當然是阿彌陀佛變化佛或變化觀世音菩薩手持金色蓮花前來接引但是除了「造作五逆十惡業的下品下生」臨終「只見金色蓮花接引外」,就是造惡的下品中生及造惡的下品上生,亦必須親見「彌陀手執金蓮華前來接引」,才能絕對証明其往生淨土,何況是一般生平沒有「造下來世墮落三惡道」業因,而且在平素知道用功念佛的蓮友,乃至臨終前半年、三個月、一個月、一個星期才有因緣「成就精進念佛」的蓮友,皆必須在臨終時「預知時至」,「一心不亂」,至少親見「觀音」或「彌陀」現相接引,才能証明其確實往生淨土。故一類弘揚淨土者,認為只要在臨終時見到「一朵金色蓮華」來接,是超生淨土最低的條件,乃是取自「觀經所說造下五逆十惡者臨終往生最低的條件,而非「正規的下品往生臨終最低往生瑞相」,故知「此說」是不可靠的。

     再則除了上品上生的經文,有講到觀世音菩薩手持金剛前來迎接外,其他如上品中生、上品下生及中品、下品的接引經文,都沒有明確的說明,是阿彌陀佛還是觀世音菩薩手執金色蓮華前來接引行者!前述九品往生經文之譯意,筆者在上品上生接引文以下,皆譯為阿彌陀佛手持金色蓮花前來接引,以供讀者參考。

回首頁